总访问量:23986903  昨日访问量:0  最高日访问量:51136
邓娅婷
最新校友风采
• 资深雷达专家陈格非
• 胡锦涛总书记考察四川校友戴虹研制的...
• 戴虹:坚持信念 成就梦想
• 央视[新闻会客厅]采访马军教“中国...
• 从“教改之先到科研之巅”:哈工大经...
• 哈工大洪炳熔教授获中国人工智能学会...
• 哈工大校友--神舟六号飞船总指挥尚...
• 四川德阳首届科技杰出贡献奖唯一得主...
• 2004年哈工大校友十大新闻人物
• 2004年哈工大校友十大新闻
热门图片
母校党委副书记崔国兰讲话
校友总会副总干事讲话
80年代校友合影
  当前地址:首页 > 校友风采列表 > 详细信息
巧借“神镜”三分力 精还广宇万世清
发布日期:2003-10-25

——记科技“双星”、校友姜文汉和凌宁


  回到母校的姜文汉与凌宁校友

    5月的哈尔滨,风清气爽,春意盎然。享誉海内的“科技双星”姜文汉、凌宁伉俪又偕行回到了冰城,回到了哈工大铸造专业第三届毕业生43周年校友会的现场,回到了哺育他们成长、赋予他们力量、寄托他们情思的第二故乡。
    姜文汉院士,浙江平湖人,凌宁教授,江苏武进人,1953年哈工大铸造专业的同班同学,1958年毕业离校,1961年“五一”劳动节结为伉俪。来自繁华秀美的吴越古国的学子,在广袤富饶的黑土地孕育成长,在八百壮士的摇篮撷英擢华,吐纳芬芳。
     43年的不懈奋斗结出了硕果,回首自己的人生之路,他们首先提到的是母校,提到他们的师友、学长,提到那历历在目的青春岁月。在校友欢聚的日子里,他们饱览母校之景,畅叙离别之情,交流思想,诗词唱和。姜院士说,正是母校的悉心培养使他们具有扎实的基础知识、宽泛的思维方法和娴熟的动手能力,这一切为他们在不到10年的时间就在自适应光学的领域取得实质性的成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说,大学的学习或者说学校的学习最重要的是打基础、学方法。在学习中一要开阔思路,积极接受新事物,千万不要固步自封;二要同工作实践相结合,在实践中学习,在学习中实践。他们从铸造到光学,再到固体物理,到高分子材料,到镀膜……。在43年的工作历程中,他们不断调整自己的研究方向,不断适应新的要求、学习新的内容、接受新的挑战,他们的成功之路令人深思。他们把这一切都归结为母校的培养、祖国的需要。姜院士坚定地说:“国家的需求就是社会的需求,社会的需求就是你个人努力的方向、就是你个人担负的使命、就是实现你个人价值的最直接的途 径。事业就是这样创立的,成就就是这样取得的。”
   姜院士语重心长地寄语年轻的同学们:.“你们生逢其时,这是机遇,更是挑战。一定要树立坚定的报国之志、奋发的报国之情,不辜负母校的培养,为社会的进步贡献力量。”

——编者的话

    1978年,大地春早。
    1978年,中国科学的春天来得更早。3月18曰,全国科学技术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在这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会上,复出不久的邓小平同志代表党和国家正式宣告: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也同样是在这次大会上,邓小平同志振聋发聩地指出:“科学技术是生产力。”在20年后的今天,当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的领导集体号召全国人民迎接知识经济到来的时候,我们能不感悟到邓小平同志的高瞻远瞩吗?
    1978年,被除却紧箍咒的中国知识分子,再度以极大的热情投身到伟大的科技变革中来。春江水暖鸭先知。在巴山蜀水的大山深处,驻有一支三线建设的精锐部队,那就是中国科学院光电技术研究所。这支部队虽然在这艰苦的环境才驻扎6年的光景,但一批不容替代的科研成果已经载入中国科技的光荣史册。
    在这支光荣的队伍中,有一对科技夫妻,凭借他们在科海20年的泛舟和游泳,“心有灵犀一点通”,冥冥中体味到邓小平同志一番肺腑之言的分量。尽管在逝去的20年里他们备尝那一代知识分子普遍经历过的酸甜苦辣,但报效祖国的初衷始终不变、痴心不改。这对科技夫妻,就是1953年9月进入哈尔滨工业大学机械系学习的同班同学、1958年大学毕业后又被双双分配在中国科学院长春机械研究所〔两年之后并入长春光机所〕工作的同事、在1961年的“五一”劳动节那天结为伉俪的姜文汉和凌宁。一个是西子湖畔的才子,一个是吴浓软语的淑女。这两位在大学时代就立下为祖国的腾飞而学习的鸿鹄大志并决心把终身献给他们挚爱的袒国科学事业的知识分子,刻意把结婚的大喜之日安排在劳动节那天,他们的良苦用心和精心安排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仍不能摆脱“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霉运,而他们最终被工人阶级所容纳的时间被整整地推迟了17年。这对已过“不惑”之年的科技夫妻,掩饰不住被第二次解放的喜悦,把人生的标尺定在一个新的高度。
    同样在1978年,被国人衷心爱戴的叶剑英元帅,发表了那首脸炙人口、传诵经久的著名诗作《攻关》:攻城不怕坚,攻关莫畏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登攀,就成了姜文汉和凌宁新时期的座右铭。掐指算来,岁月倥偬,曰月如梭,又过了整整20年的时间!历史的时针,指在1998年12月5曰。

双喜叩门

    北京,北三环中路北侧有一座神秘的科学殿堂。一场大雪过后,街道上显得格外的清冷,路人也仿佛少了许多。但步进这座大楼的会议室的刹那,即被这里热烈的氛围所感染,周身的毛细血管在膨胀,热烘烘的。 由中国科学院组织的关于国家“863”计划的两个项目的科技成果鉴定会在这里举行。
    两院院士、我国著名光学专家王大衍教授出任两个会议的鉴定委员会主任;相关领域的项目主持人凌宁教授作了《非冷却型强光波前校正器研制总结报告》。“十年磨一剑”。这项“863”课题项目的完成整整耗费凌宁的10年心血,今天总算交卷了!凌宁以往的成果,大都集中用于弱光条件下对遥远天体的探测研究,而激光核聚变或激光加工用的耐强激光波前校正器则提出了一系列新的理论与技术问题,这也就是说她把自己的工作领域又大大地拓展了。
    由于此时所采用的波前校正器是用在强激光系统上,这就要求耐强激光波前校正器必须首先能经受住强激光的辐照,在能使金属熔化的大功率激光的辐照下镜面不仅不能损坏,而且也不允许产生大的热变形;针对特殊运动目标校正的需要,校正回路必须有足够带宽,而波前校正器的谐振频率也必须有更大幅度的提高,这对于大口径的变形镜和倾斜镜来说又谈何容易?
v但,凌宁带领她的课题组自力更生地做到了。凌宁及其课题组交出了国际上未见报道的“用压电陶瓷作驱动器、采用非冷却镜面方式的强激光的变形反射镜和高速倾斜反射镜”的合格答卷。这项成果的创新性和先进性在于:耐强激光波前校正器首次采用非强制冷却;变形镜薄镜面首次采用整体镜面结构;推出了变形反射镜大口径、超薄镜面的特殊光学加工工艺;首次采用特殊的镀制高反射率膜层技术;首次采用高刚度、高强度、大位移的压电驱动器作为驱动源;首次采用了四点压电驱动器驱动倾斜镜工作。这一系列的创新性贡献,不仅国内未有报道,就是国际上也未见报道。 凭借这些关键性的创新成果成功研制的耐强激光的波前校正器,它的先进性和创新性不言自明;它是世界上首次推出的由中国科学家做出的高科技成果自然也就顺理成章。
    翌日,“2.16米望远镜红外自适应光学观测系统”成果鉴定会紧接着在这里召开。“863”计划308主题本项目责任专家、项目创意者之一、我国自适应光学开拓者姜文汉院士作为总负责人主持了本项目的全部研制工作和各项联机试验。凌宁以波前校正器负责人和整体镜面方案提出者的身分作为该项目主要研制人员倾尽了5年的心血。
    精彩的演示录像深深吸引着我的目光。当一单色光束照射到未加驱动电压的变形反射镜面时,经微微调试,在监视器的屏幕上立刻出现一圆形的干涉条纹,图像清晰漂亮;每当给压电器施加一微小电压时,监视器的屏幕上便增加一个圆形干涉条纹,同样的清晰美丽。而在另一个监视器的屏幕上,则呈现与干涉条纹变化同步变化的图像,当施加正电压时,图形出现波峰状的变化,反之则出现波谷状的凹陷;而波峰、波谷的变化幅度则与施加电压的大小成正比…… 这样一个尖端的前沿科学问题,姜文汉院士领导的课题组却给出如此简洁通俗的图形演示,真正做到了深入浅出呀!当然,他在相当程度上也得感谢凌宁,是她靠着智慧、勤奋和刻苦,给课题组提供了如此灵敏的变形反射镜。只是在此时,我才理解为什么有人把凌宁研制的变形反镜称为“神镜”。

夫唱妇随

    1977年10月,在制定中国科学院科学发展规划时,姜文汉提出了关于在我国开展自适应光学研究的建议,并即刻被列入了“规划”。要知道,就是自适应光学科学概念最早提出者所在的美国也才在这一年公布了第一批自适应光学的研究结果。
    1979年,在中科院和光电所领导的大力支持下,他们在全国范围内第一个开设了自适应光学课题。可是,最难的变形反射镜研制部分在开题半年的时间内,却无人前来请战。“在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总有一位伟大的女性”。此时的凌宁,内心里一番斗争后,果敢地站了出来,由后台走到幕前,勇敢请缨。课题落实了:一曲夫唱妇随的赞歌唱响了!
    自大科学家伽里略在1609年发明光学望远镜并用于天文观测以来,天文学得以迅速发展,粗略计算一下,至今已经历了将近400年的发展。由于光学天文望远镜的利用和不断发展,才使人类得以观测到更遥远更暗弱的天体,进而把视野扩展到宇宙的更深处,为人类最终揭示宇宙起源之谜——科学四大谜的第一谜作出了不容替代的贡献。
    为了不断深化对宇宙的认识,天文学家总是希冀利用天文望远镜把观测目标观测得更清楚、分辨得更仔细一些。无止境地追求更高分辨率的天文望远镜的研制是各国天文学家的共同举措。从20世纪中叶以来,一些发达国家纷纷斥巨资竞相研制大型光学天文望远镜。十分遗憾的是,并没因为望远镜口径的不断增大,人类就能正比地将被观测目标看得更清晰,反而“雾里看花”的感觉却同步地增大了。譬如,利用射电望远镜已被明白无误地证认的双星,可是经大口径的光学天文学望远镜一看,则是乱糟糟的一团,犹如一簇天际的云。天文学家后来明白了,原来这是大气 湍流在作怪!但是,他们无能为力。
    只是在1953年,美国天文学家巴布科克才第一次提出用实时测量波前误差并加以实时补偿校正的方法来解决由于大气湍流等动态干扰而造成的影响星像观测质量问题的设想。这一设想的核心是,在天文望远镜的光学系统中引入一个表面形状可以改变的反射元件(波前校正器)和一个波前误差传感器;用波前传感器测量出不断变化的波前误差,然后利用一套控制系统去控制波前校正器并对波前误差进行实时补偿校正。如果这一过程足够快,就可以用不断变化的波前校正量来实时补偿校正不断变化的动态波前误差,就可以使光学系统具有自动适应环境变化、克服动态扰动、保持接近理论极限(衍射极限)的能力。这就是自适应光学的基本思想。
    自适应光学找到了传统光学的局限——光学系统中使用的刚性光学镜只能追求静态观测精度的提高。“你有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以“不变”应“万变”,难免有失偏颇与尴尬;自适应光学则做了一个“小小”的改进,将刚性的光学镜改为“柔性”的光学镜,依靠它能根据客观存在的动态干扰快捷地测量出波前误差井实时地给予补偿校正,以“变”应“变”。于是,奇迹发生了,“挂在天际的那簇云”原来是分别独立的两颗亮晶晶的星!
    从而,困扰光学界长达几百年之久的动态干扰问题总算找到了解决的途径。在浩瀚的星空中,绝大多数的星星是“独立大队”,也有极少的一些以“双星”的形态存在着。这些少数甚至极少数者被冠以双星。
    “物以稀为贵”。双星成为天文学家关注的对象。观测双星、研究双星,是天文学家的职业追求。在众多的双星中,有一组更为耀眼。“双星”生辉,巴布科克50年代提出的自适应光学概念和基本思想在20年后才有了得以实践的可能,这决不是因为科学家的愚钝,而是由于自适应光学很前卫,是门涉及光、机、电、固体物理、高分子材料、遥感技术、精密计量和计算机等诸多学科与高新技术的交叉学科,因此,只有在70年代中期当上述领域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时,自适应光学才有了真正起步的科学与高技术的支持。
    与此同时,高分辨率光学观测和高集中度激光能量应用的需求更加迫切,加之中国科学春天的来临,都为我国自适应光学事业的兴起带来了千载难逢的机遇。 机遇往往给予那些有准备的人。在精密光学机械领域拼搏整整20年的姜文汉和凌宁,在摘掉了长期扣在头上的那项“臭老九”的帽子后,心情无比愉悦轻松,也更加领悟到春天的温暖、春的宝贵、春的短暂。“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就成了这对科技伴侣埋在心底的誓言。
    “工作狂”成了他们当年的雅号,“获奖专业户”则是今天同事们对他们的称谓。他们犹如双星一样熠熠生辉,卓有成效地开创了我国实实在在的自适应光学事业。至今,“863”自适应光学重点实验室仍是全国的唯一;姜文汉摘得我国自适应光学开拓者的桂冠,并于199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土;凌宁也因此获得我国能动光学器件开拓者的殊荣。科技“双星”创新性的贡献,将载入我国科技史冊。简单的罗列是苍白的,但它却是铁铮铮的事实,读者不难从中领悟到的一些应该领悟到的信息:1980年,中科院光电所自适应光学研究室成立,至今仍是全国的唯一,曾进行了我国第一次能动光学分块反射镜自动拼合锁定实验;1981年,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块多元整体压电变形镜,使我国波前校正器实现了零的突破;1982年,成功开展了我国首次七单元线列室内闭环试验;1984年,研制出我国第一块21单元分立式压电变形反射镜;1985年,21单元自适应光学系统室内试验成功,研制出19单元分立式压电变形反射镜并应用于LFl2激光核聚变装置的激光波前校正系统;1986年,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块压电驱动的高速倾斜镜……
    同样在1986年,王大珩等4位院士建议并推出“863”计划;姜文汉担任308主题专家组成员和410—1、410—6专题组成员;凌宁主持的“微位移驱动系统”项目获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奖,尽管是三等奖,但从某一种角度讲却是肯定了他们的学科方向并预示了该学科光明的发展前景,也拉开了“获奖专业户”获奖的序幕。
    自适应光学系统主要由波前探测器、波前控制器和波前校正器三部分组成,其中前校正器是整个系统最为关键的部分。所谓波前校正器就是一种可以在外电压控制下(根据波前误差探测后能动的控制)改变表面形状的光学镜面,使经它反射的光束产生恢复观测目标本来面貌的波前校正量,波前校正器的能动可变与传统光学器件根本区别在此。当然,它是开拓自己更广阔应用空间的新的生长点。难怪有人形象地称它为“柔性”镜,也难怪有人赞誉它为“神镜”。
    N单元压电驱动变形镜,即有N个压电驱动器支承的薄反射镜。当沿压电驱动器极化方向施加外电压时,压电陶瓷即会沿极化方向产生与外加电压极性正相关的或伸或缩的形变,其变化幅度与外加电压大小成正比。因此,N单元压电驱动变形镜可相当于在N个压电驱动器的驱动下,薄反射镜面变成由N个曲率半径各异的小面元组成的变形了的连续薄反射镜。它的面形的改变,完全依据波前探测器探测到的波前误差而迅速变化,最终实现实时校正波前误差的目的。困扰了天文学家几百年的难题总算找到了光明的希望,征程还有一段距离,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N越大,研制越难,然而分辨能力也正比地增大。19单元、21单元、37单元、61单元压电驱动变形镜从这飞出,飞到我国科教战线的前沿应用领域。上海大世界那面哈哈镜曾引来多少游人驻足凝视,这一非平面镜(当然是一种改变了曲率的固定不变的反射镜)尽管将所有照镜者按同一种固定的模式扭曲得千百奇怪,但仍然门庭若市,人们追求的只是一乐也。凌宁研制的压电变形镜,则是克服动态扰动给观测目标带来的形象的扭曲,从而使人类最终识得观测目标的本来面目。一个是不该变形的目标,却变了形:一个是不该变形的目标,经过变形镜的反射及一系列相关补偿校正让人类得以看清它的本来面貌。这就是凌宁研制的变形镜宝贵的实用价值。
    1992年,他们实现了对星体目标的自适应光学校正,使我国成为世界第三个能对全体目标实现实时校正的国家。姜文汉、凌宁这一科技“双星’,在帮助天文学家实现了窥视朦胧的繁星和分清原分不出星数的研究过程中,也廓清了各自的形象。

不让须眉

    变形反射镜和高速倾斜反射镜统称为能动光学器件,是自适应光学系统的关键部件。没有它们,抑或没有高分辨率、高速率的它们,自适光应学系统也将一事无成,自然也就不成其为自适应光学系统了。作为我国能动光学器件的开拓者,凌宁以一位女科技工作者的奉献,最终获得了不让须眉的骄人业绩。
    在以工程为特色教育的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哺育下,凌宁具有扎实的基础知识,宽泛的思维方法和娴熟的动手能力,加之她20年实践经验的积累和拳拳的报国之心,使她用了不足10年的时间就取得了实质性的长足进步。然而,更加展示她贡献的还不完全是摆在人们面前并已利用于实践的林林总总的能动光学器件的本身,倒是隐含在这些高技术产物之中的凌宁的新思维和创造性劳动,更值得人们玩味。
    凌宁主要的最有创造性和具有先进水平的贡献在于:在反射镜基底材料的选用上,摒弃了强激光镜面传统的以金属材料做基材的沿用,把单晶硅作为基材的首选者。因为单晶硅材料致密性好,适合于超光滑表面光学加工。同时,可充分利用单晶硅膨胀系数低、导热系数高和热稳定性好的突出优势,最大限度保证了镜面的受热不变形。 变形镜薄镜面采用特殊的镜面结构,解决了变形镜薄镜面由于环境温度变化而造成额外增加高次误差的问题。
    发展了变形反射镜大口径超薄硅镜面的特殊光学加工工艺,保证了变形镜镜面面形精度在几分之一波长的范围内,而粗糙度保证小于l纳米。
    采用压电驱动为变形反射镜的微驱动方式,藉以充分发挥压电陶瓷驱动器所具有的对称性好(施加正负电压即产生沿极化方向的伸缩变形)、速度快(响应时间只有几毫秒)和精度高(分辨率达几十纳米)的优点,使变形反射镜变化更加自如,使整个自适应光学系统发挥最佳的工作水平。
    首次采用低温镀制高反射率膜层技术,却获得了传统的高温镀膜的效果,不但反射率达到了极至,还最大限度地保护了整个系统的最佳性能。一个东方人的头脑,同样能作出创新的思索。
    这最难跨越的一关,在有着不屈不挠精神的中国知识分子面前,只能变成绿灯闪亮的坦途。凌宁带领她的课题组经过成千上万次的反复试验,成功了!凌宁喜不自禁,她打开了自适应光学系统走出理论研究关键的大门,为最终应用于实践开启了放行的绿灯。“谁说女子不如男”!

以身许国

    51年前,15岁的凌宁被保送到哈尔滨工业大学预科班,先攻俄语又读高中,并于1953年直进哈工大机械系。从那时起,她就立下以自己的学识回报祖国的宏愿。尽管个人前几十年的人生经历坎坎坷坷,但她报效袓国的信心却从未动摇,始终一往情深,痴心不变。 1972年6月,凌宁和姜文汉带着9岁的女儿和7岁的爱子举家4口告别了吉林来到四川大邑县一个叫作和平沟的山沟沟里,投身到三线建设的洪流中来。一路磕磕绊绊,换了两次火车又换了两次汽车,经过10多天的跋涉才终于踏上人生的又一个站点。到了和平沟,眼前满目苍凉,但凌宁的心却是暖暖的,因为她学到的知识又有了用武的机会了。她和光电所的同志们一道,开始了艰辛的创业。
    生活稍梢安定不久,1980年8月光电所又迁到成都郊区双流县境内。新所所在地原来是军区干校的养殖场,荒荒凉凉。可在1000多年前这里却十分了不起,是蜀国刘备和诸葛亮功德圆满、马放南山的地方。今日这里虽然逝去了往日的热闹,但牧马山的地名似乎还在昭示着这一个小山包的那段历史风云。
    搬到了省会的城郊,工作生活自然方便了许多,但自适应光学实验室刚刚组建,早期的各种实验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可是,工厂还留在远在90多公里外的山沟沟里,给整个试验工作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困难。这一年,凌宁已是45岁的中年人了,但无论春夏秋冬,还是刮风下雨,她都得将实验用的被加工件背在双肩上往来于牧马山与大邑深山内那个叫作和平沟的地方。有班车还好一些;过了班车时间只好自行前往,中间要转好几次长途车。车少,不准时,自然得多搭一些宝贵的时间;车少,人多,她只得在壮实的农民兄弟的缝隙间挤出一个位置来。要知道,那些加工件都是重重的金属或玻璃物件,担起它的则是位赢弱的女科技工作者呵!
    凌宁的心境平和了许多,好在自适应光学系统研究工作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苍天不负有心人。我国第一个自适应光学实验室成功建立了,直至今天还是我国的唯一;凌宁成功了,她的汗水、泪水与心血浇灌的成果于1986年获得了中科院科技进步奖。如今,凌宁和姜文汉已成了光电所的“获奖专业产”,真可谓金奖写春秋,但他们仍然是对“工作狂”。
    光电所领导为了照顾为光电所的发展作出贡献的老光电人,在经费十分紧张的情况下还是在成都市买了地,盖起三栋宿舍楼。凌宁和姜文汉也分得一套。所领导为了照顾姜文汉和凌宁的工作与生活,在牧马山上的所内也给保留一套住房。但是,城里的家,他们很少回;就是所内这个家,几乎也只是个睡觉的地方。他们大部分时间是留在办公室里,是工作在实验室里。月朗星稀的深夜,他们办公室的灯光依然通亮。
    出生在东吴繁华地武进的凌宁,却把她事业的主战场“选”在当年西蜀放牧战马的牧马山上。当然,她没有仿效一代名相“刀枪入库”,而是跃马横刀,展尽新中国知识女性“今胜昔”的风流。图的是,圆尽她东吴春华、西蜀秋实的报国梦!

志存高远

    自适应光学是为了解决存在几百年的光学天文望远镜因大气湍流扰动而无法清楚观测到遥远天体本来面目的难题而发展起来的一门新兴学科,姜文汉和凌宁为解决这一难题作出了具有历史意义的贡献;他们推出的自适应光学系统是献给我国天文学家的一份厚礼。他们的成果成功地用在云南天文台1.2米天文望远镜上,使天文学家因此获得了更大的天文效益;他们又将观测领域由可见光波段扩展到红外波段,业已安装在北京天文台的东亚最大的2.16米天文望远镜上,这一成果也于当年在北京通过了成果鉴定。他们还把目光由观测遥远的又暗又弱的天文目标移向又亮又强的大功率激光系统的新领域,经10年的攻关,于当年在北京通过了成果鉴定,这是凌宁主持完成的又一项重大科研成果。
    最满意的工作是下一个,凌宁是这样表达她的心迹的。
    微小型自适应光学技术的开发,一方面,可以使已经取得成果的高分辨率的天文观测和大功率激光系统中的关键器件尺寸变小,降低价格,从而将进一步促进更广泛的应用。另一方面,还可以因此开辟更多的新应用领域,诸如微细光刻技术中光学质量的改善、激光加工中的光斑形态控制、眼底和内窥镜检验设备中的成像质量补偿等等。 1998年10月,凌宁把一项关于“人眼视网膜成像微小型自适应光学系统”的应用研究与发展的重大项目建议书呈报给中国科学院。在这份建议书中,凌宁明确写出了新的追求目标,同时,很有把握地展示了这个项目的诱人应用前景:使用视网膜成像自适应光学系统,首先可以精确地测出人眼的像差,更主要的是可以检查视网膜或眼底病变,而后者还可以对某些疾病,如心、脑、血管系统疾病实现早期诊断,这是现有常规检查设备难以做到的。而自适应光学系统一旦应用后则能获得只受瞳孔衍极限限制的高分辨串视网膜或眼底像,从而为临床诊断、治疗、手术及病理研究提供新的更科学的依据。 更细微的用于人体内高清晰度成像系统的自适应光学系统的研制,也被列入计划之中。这是一套微米级的系统,当然其他部件的尺寸也就更小了。要知道,转向微型化自适应光学系统的攻关,绝对不是简单地将已成功的系统进行几何缩小就能办到的。在这种极端条件下(极小的空间里),传统的材料学、物理学、热力学、电学和磁学等等学科的理论都将遇到严峻的挑战。在传统理论框架下本不是问题的问题,但在这样的极端条件下甚至会变成不可逾越的大山。这些新生的科学问题必须由微机械理论来回答微机械理论,21世纪倔起的前沿学科!

“双流”更畅

    地处双流县境内的自适应光学重点实验室呈现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风光的态势,真可谓“双流”通畅:攻关项目纷纷流进,科技成果源源流出,青年人才姍姍来迟。
    厚积而薄发。自适应光学系统的成果不断地扩充着应用领域,势头强劲,自不必说;在自适应光学系统攻关进程中发展起来的微驱动精密定位技术也走出了新天 地,饮誉国内。凌宁领导的课题组自行设计、自行加工而研制成功的以微驱动精确定位技术为核心技术的设备,诸如单模光纤耦合台、两维精密微调镜座和可控六维精密微调台,已经广泛地应用在科研、教学、信息、电信等科技前沿领域,颇受好评。 “梅花香自苦寒来”。1978年凌宁投身于自适应光学关键器件的研制,已过了20年。而她作为中国科学院的普通一兵,倾其心智苦斗了40个年头。在1988年起至今的10年间,还不包括刚刚通过鉴定的那两项成果,凌宁已经获得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特等奖1项、一等奖5项,其中的3项还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其中的1项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凌宁还荣获“863”计划410主题先进个人和全国总工会颁发的“八五”计划建功立业的先进女职工奖。
    凌宁认为:“荣誉只说明过去,而且这些荣誉是课题组成员共同奋斗的结果;人才,尤其是年轻的人才才是事业发达的希望所在。”作为博士生导师,传、帮、带占去她大部分时间,但她乐此不疲。家有梧桐树,引得凤凰来。1997年,自适应光学重点实验室引进一位入选“中国科学百人计划“的人才。谈及此事,凌宁不停地啧啧称赞。这位光电所引进的第一位“百人计划”入选者就是张雨东研究员。如今,他成为姜文汉院士的助手,出任自适应光学研究室副主任。
    1987年,张雨东在姜文汉导师的悉心指导下,获得了硕士学位;毕业于浙江大学光仪系的张雨东又在尔后的3年间师从我国著名的光学专家、上海光机所王之江院士并戴上了博士帽。1991年,张雨东回到了他的家乡福州,在卢嘉锡院士创建的福建物构所谋了份相当不错的工作;结了婚.爱人贤惠且收入丰厚;有了孩子,儿子乖巧可爱;与父母同在一市居住,节假曰常常小聚,其乐融融,尽享天伦之乐。但是,10年前走出牧马山的张雨东又回到了成都郊区的这座小山上。榕城的一切与蓉城边的小山都不成比例,但张雨东博士还是舍去繁华都市优裕环境举家来到这寂寞的牧马山上,自有他的道理:牧马山是他事业发展的最好舞台。一切尽在不言中。
    后来人在成长,队伍在壮大,事业在发展,祖国在前进。今日的实验室,三分之二的成员是年轻人,朝气蓬勃。凌宁,我国能动光学器件的开拓者,自信心更强了。
    因为,“科学无险阻,只要肯登攀”。

    (转自《科技日报》)


上一篇: 资深雷达专家陈格非
下一篇: 忆母校——往事悠悠 韩邦彦
版权所有:哈工大四川校友会、成都哈工大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成都市华星路16号在水一方大厦1002室    邮编:610017   
电话:028-86946149   传真:028-86946149   电邮:tfhit@163.com 
技术支持:成都哈工大科软信息有限责任公司    备案号:蜀ICP备16033463号
成都哈工大科软信息有限责任公司
黑龙江省科技园区及科技型中小企业服务网
成都两仪企业后勤服务有限公司
黑龙江省农超对接商务云平台